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李萍:论荣西《喫茶养生记》的意象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所长。该文全文发表于《农业考古》2019年第2期。经作者授权,现转发本网站,以飨读者。

李萍

荣西禅师(1141-1215)于28岁时(1168)首次抵达中国南宋的明州(今宁波市),参访了阿育王寺,后又造访了天台山的万年寺(今台州市境内),数个月后回国。47岁时(1187)再次访问明州,他原本打算去天竺(今印度),到临安(今杭州市)时被告知路途险恶无法通行,无奈作罢,于是重上天台山修禅打坐。四年后(1191)回国,回国后主持新建了报恩寺、千光寺、圣福寺,并且撰写了《出家大纲》、《兴禅护国论》、《斋戒劝进文》、《日本佛法中兴愿文》等著述,他是以高僧之名在日本广为人知的。1214年他用茶饮法治愈了源实朝将军因醉酒而造成的身体不适,并向他敬献了《喫茶养生记》初稿,此书爆得大名,茶与养生的话题自此引起日本朝野上下的关注。在今日茶文化界,荣西的《喫茶养生记》与陆羽的《茶经》、威廉·乌克斯的《茶叶全书》一道被并称为“世界三大茶书”。本文从喫茶与饮茶的比较入手考察《喫茶养生记》所传播的理念及其在与当时的中国茶文化的显著差别和他本人的独特作用。 

839d857c94ad8be18f6cd4add9fc544c.jpg


一、喫字的含义及演变

“饮茶”在现代汉语中十分常见,“喫茶”则相对少见。二者有何不同?历史演变的进程如何?考察相关字词的词源就可以大致回答这些问题。

首先看“喫”字。《说文·口部》说,“喫,食也。从口,契声。”本义为吃东西,即将东西咀嚼后咽下去。最初茶叶是作为食材、药材而被中国先民们利用,因此,是连茶叶带汤汁一并咀嚼咽下的,可以断定,“喫茶”是关于茶的最早的表述。

以后,出现了利用茶的其他动词,如“饮”、“品”、“啜”等词,这反映了中国人利用茶的方式之变化。“饮”字是一个简化字,古字有两个,一个为“㱃”,《说文·㱃部》的解释是,“㱃,歠(啜)也。从欠,[①]声,凡㱃之属皆从㱃。古文㱃,从今水。古文㱃,从今食。”《玉篇·欠部》中说,“㱃,一锦切。古文飮。”[1](p153)另一个为“飮”,《玉篇·食部》有“飮,于锦切。咽水也,亦歠(啜)也。”[2](p156)可见,“飮”字比“㱃”字出现得更早,该字的本义为“咽水”,并且在古代用“啜”字互释飮、㱃二字。再看“品”字。《说文·品部》的解释是:“品,众庶也。从三口,凡品之属皆从品。”本义为人多嘴杂,以后陆续增加了诸多新义,包括事物的种类、古代官吏的等级、辨别类别等级的高下、尝或体味、演奏、人的思想行为素质等等。关于“啜”字,《说文·口部》的解释为,“啜,尝也。从口,[②]声。一曰啄。”本义为尝、吸食。古人讲“喫茶”时,连茶叶带汤汁一起吃掉;但讲“饮茶”“品茶”“啜茶”时,通常只喝茶水,不再吃掉茶叶了。

“吃”字也有古今义的重大不同。《说文·口部》的解释是,“吃,言蹇难也。从口,气声。”本义为口吃,汉字简化后,将“吃”与“喫”合并,规范化为“吃”字,“喫”成为了古字,不再通用。自此,“吃”不仅包含了“口吃”的意思,还有“把东西咀嚼后咽下去”的意思,以后又增加了“喝、饮、吸”的含义,如“吃药”、“吃茶”,“吃”的含义与后缀开始变得十分多样。

上述与喝茶相关的五个动词,“喫”只是古字,今已不再出现在正式公文或出版物中,但在许多地方的方言中仍有保留;“吃”的古义与今义则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今义将“喫”字的含义囊括了其中;“品”字的含义变化最大,古义已经鲜用,增加了许多全新的内容,如人品、药品、食品等含义;“饮”和“啜”的含义古今未有太大出入。

什么时候“喫茶”不再流行、转而使用“饮茶”“啜茶”“品茶”的呢?目前还不能确定最早出现的最古文献的出处,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唐朝时“饮茶”就已经被广泛使用,例如,诗僧皎然的名诗《饮茶歌·诮崔石使君》和《饮茶歌·送郑容》都用了“饮”字。与皎然同时代的封演在《封氏闻见记·卷六》首篇即为“饮茶”,他评述了陆羽的工作及成效。他用的也是“饮”字。陆羽在《茶经·五之煮》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候火候汤煮出好茶的过程,他用了“饮”和“啜”两个词,如“乘热连饮之,以重浊凝其下,精英浮其上。如冷,则精英随气而竭,饮啜不消亦然矣。”“不甘而苦,荈也;啜苦咽甘,茶也。”特别是在《茶经·六之饮》中,陆羽还提到“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并且还列出了诸多与饮茶相关的历史名人,但现在的学术界普遍认为,神农氏时代茶之用只是食用至多达到了药用,那时就出现了饮用这一说法的根据并不充分,传言、传说的色彩浓厚。不过,陆羽所做的工作既是集大成式的,同时又在很多方面是开创性的,他促成了中华茶文化的最终定型。

不过,“喫茶”并未绝迹。宋代高僧圆悟克勤(1063-1135)著有《碧岩录》,他在书中多次提到“喫茶”,如第九则中的“遇茶喫茶”、第三十八则“且坐喫茶”、第九十五则“喫茶去”等。同样成书于宋代的《五灯会元》卷四记载了赵州从谂禅师的著名禅门公案“喫茶去”。“喫茶”的用法到了宋代至少在佛门仍被反复使用,这就不难理解,南宋时到中国学佛法的荣西所著的是《喫茶养生记》而非“饮茶养生记”了。


  
上一篇金永丽:英印茶叶拍卖制度的历史考察——从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关闭说起(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