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张娣英:那碗茶,乡里情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张娣英

山里人称喝茶为“呷茶”,“呷”虽然没有“喝”那么精致文雅,但可凸显山里人的纯朴、粗犷。小时候最快乐的事是由妈妈带着去邻里人家呷茶。

茶是用饭碗泡的,一碗开水里面放有自制的绿茶、炒芝麻、花生等等,当然茶叶是少不了的标配,茶水里除了芝麻、花生外,还会放些炒熟的当季节的嫩玉米和嫩绿豆等等,喝茶的点心一般配有自产的炒花生、瓜子、红薯干、酸萝卜等等。在不能吃饱饭的年代,能跟着大人串门喝茶真是快乐至极,长辈们家长里短,小孩们忙于填饱肚子,离开时还不忘把衣兜塞满。

小时候,为了能呷上一顿丰盛的花生茶,逃课是常有的事。记得六岁左右的时候,为了能吃上一顿饱饱的炒花生,课也不上就跟随奶奶翻山越岭,走走停停近一天的时间,到奶奶的弟弟也就是我舅公家作客,在计划经济时代,由于我舅公住大山顶上,与世隔绝,可以趁机偷偷种上一些花生,一进家门,舅妈就会端出一大盆早已准备好的炒花生,我任性地饱餐一顿后,临别时还会把没吃完的打包带走,回到家后,我会把花生装到竹筒里,每天吃几粒,可以吃上一年。

如今茶还是那个茶,茶点可就丰富多了,除了有自制的传统点心外,应季的果盘、坚果也是必备茶点,喝茶时也很少有孩童们追着大人们去蹭点心吃的,更多的是乡里乡亲们休闲慢生活的日常模式。 

茶其实也反映了一个个时代的变迁,在以往计划经济时代,食品相当短缺,茶点、茶具都相对简单简陋,邻里之间只能偶尔能吃上一次相对丰盛的茶点,乡亲们喝的茶更多的是自制、自煮的茶。以前家乡农村都是住木制房子,煮饭烧水都是用柴禾,乡亲们会上山摘些老茶叶、茶果回来,放进一个竹筐里,挂到火坑上方的木房顶上,靠平时煮饭烧水时的烟熏火烤来自制黑茶,熏到一定程度,用一两片老茶叶或一两颗茶果煮上一大壶晶莹剔透的茶水,这种茶水可以放上一个星期,品色都是透亮透亮的,而且也不会变质,乡亲们干完农活回家,随时都有冷茶喝。                 

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老乡们喝茶也越来越讲究,从茶点到茶具到喝茶的方式、种类都越来越高雅、文明、健康。

现在,一般夏秋季上午喝绿茶,配备应季水果,消暑止渴。冬春季上午喝红茶暖胃,一年四季的下午、晚上都喝黑茶,以前黑茶由于价格贵难以进入寻常百姓家,乡亲们只能靠烟熏火烤,现在很多家都抛弃了这种不健康制作方法,改喝正规厂家生产的黑茶了。

长年漂泊在外的游子,勾起思乡之情的就是那碗茶。虽然远离故乡,但我依然是嗜茶人,由于有几十年的胃溃疡,加上怕喝绿茶红茶影响睡眠,所以一直遵循上午绿茶或红茶,下午、晚上喝黑茶的顺序,茶叶和我的几十年的十二脂肠胃溃疡,和我的大鱼大肉的生活习惯能和谐共处,也算是知茶人了。

小时候就开始喝茶,喝的是妈妈从菜地里的那几颗老茶树上采来的茶叶,嫩嫩的茶尖经过老妈的反复揉捏翻炒,制成了香气四溢的绿茶。几代人遗留的茶树依然还在,只是老妈去世后,再也没人去采摘过了,有时突然冒出想亲自采摘的念头,但一想到一人多高的杂草,杂草下面还可能藏有毒蛇,只好做罢。

但回故乡体验采茶制茶的意愿有增无减,也许是过去的留恋、也许是对故乡的思念。

因为经常参加一些品茶活动,对茶的种类、级别、品牌,略有知晓,但唯独钟情于安化故乡的茶。安化地处山区,昼夜温差大,高山云雾笼罩,最适合茶叶的品质提升。每年春季,我都会想方设法从老乡手中买点明前绿茶,也许品相不是很好,但确实很喜欢,由于红茶黑茶制作工艺相对复杂,就有点依赖大品牌了。不仅是对家乡的茶叶情有独衷,包括家乡产的玉竹、苦荞粉、擂茶、竹笋等土特产都是从家乡采购,每年寒暑假回家都要快递几大纸箱,除了浓浓故乡情外,更多的是这里的农产品打农药很少,由于这里每年要经过几个月的严寒天气,加上昼夜温差大,病虫害很少,潜意识觉得吃的放心。

正因为爱茶、嗜茶,总是会以一个“菜鸟”的身份参加各类与茶相关的活动。以往会经常参加一些品茶和观看茶艺表演等注重“仪式”感的活动,但对茶产业知之甚少,所幸的是2019年7月10日至7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对湖南茶产业进行了全方位考察,我有幸得以加入考察团队。在湖南茶界领导和同志们的支持和帮助下,在相关茶叶企业负责人的全力协助下,在李萍所长的带领下,考察团一行沿着号称“私人订制的精品路线”,分别对湘西、湘北、湘中等有代表性的茶厂、茶园进行实地考察,一方面感受到茶人们力争出好茶的责任担当;另一方面也深切体会到当地政府“为官一任,造富一方”的迫切期望。茶如人品,茶不仅给地方百姓带来福音,也给地方政府注入了精、气、神,与茶为伴,在脱贫致富的路上勇往直前、久久为功。

ceb6d117e1edc79f0bb98497e0a474d8.jpg

(图:安化县境内的茶盐交易古市场和古道)

品茶如品烟酒,刚接触时,随什么茶抓起来就喝,就如初次试烟者,树叶也可当烟抽。烟酒接触多了就慢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口味品牌,喝茶也一样,接触多了也会慢慢对品牌、口感说出一点甲乙丙丁来,茶中的苦涩甜,余味无穷。

茶造就了家乡的休闲慢生活,也是我时常梦萦故里的缘故。每次回到家乡,每天都是走亲访友、串门喝茶,有那种“我自岿然不动,管它春夏与秋冬”的惬意舒心之感。几户邻居每天都会泡茶喝,我的一个堂嫂每天至少要泡三次以上的茶,每次喝茶都会叫上我,山里人特别纯朴好客,在外散步,无论走到谁家门口,不管认识与否,只要脑袋往屋子里一伸,主人就会热情迎接喝茶,所以,一天喝上十来次茶也是常有的事。

山里人以茶待客,以茶会友。茶带来了越来越多的人气,现在茶商云集,外地客人来到此地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一方面,政府从宏观方面打造外部环境:包括道路交通治安等方便的综合治理,多年来未发生过一起治安事件,本地商家几十万的货物放在店铺外的走道上,用油布纸盖一下,也没人偷盗。另一方面,当地百姓一直如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养育的纯朴善良的品性,使得外来游客舒心放心。

"淡中有味茶偏好,清茗一杯情更真",茶也是我一直以来在工作劳顿、身体疲惫之余的生活调节,让我曾经浮躁不安的心变得处变不惊。品茶如品人生,茶喝多了,心态也自然平和了。茶还是激发灵感的动力源,当思维短路、反应迟钝时,茶还会带给你灵气,有如“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然远离故土,但每天都会在小小茶桌旁坐上一会,望着那蒸茶壶里汩汩气泡,闻着沁人心脾的茶香,感觉到人生是何等快乐和谐。难忘家乡的那碗茶,难忘乡邻乡情。

  
上一篇刘湘宁:初识益阳黑茶——湖南茶文化考察记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