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羅際鴻:湘茶產區文化粗略觀察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编者按:2019年7月10-20日,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组织了第三次暑期茶文化茶俗考察,本次考察目的地为湖南省。在湖南省茶业协会、湖南茶叶集团的大力支持下,考察团一行十余人先后走访了常德市石门县、桃源县,湘西州吉首市、怀化市、湘潭市韶山市、岳阳市、长沙市等地市的茶园、茶企,所到之处跟地方茶业协会负责人、政府茶叶局领导、代表性的茶企管理人座谈。每个成员提交了考察心得,不仅提出了颇有个性的感受,而且对湖南茶业未来发展提出了富有深度的建言。我们从今天开始陆续推送,敬请关注。


台湾海峡两岸朱子思想促进会  羅際鴻 


從讀史的角度,我個人喜歡如黃仁宇《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那種「大歷史觀」來看事情;比較不能接受杜正勝於1990年代所提出的「同心圓史觀」[1],這可能造成一種以井觀天的狹隘心胸。作為一位自臺灣遠來之客,觀察湖南湘茶產業文化,或許一時難有深入,但也有利於遠觀。

由於作為「遠觀」的心理,難免就有比較心態。但必須說明,這種比較,並沒有所謂高下之分。

筆者曾告訴朋友,大陸與臺灣,因地域而出現數以百計的各種特色茶葉產品,絕不應該有誰才是「第一」或「前十名」之類的說法,商業界那種說法往往只是帶著產地的本位主義。不過,卻有可能因為長時間歷史沈澱,形成誰的名氣比較大的現象。然而,名氣大有很多原因,其中遊客量特別多的名勝古蹟,對提高茶葉產品名氣,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因此,名氣大的茶,卻未必是最好的茶。茶的好與壞,常是主觀的。筆者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品嘗兩岸各種茶葉至今,常會有人問「你認為那一種茶最好」之類的問題,我總是回答每一種茶都有各自的特色,不同類產品之間不能互比。所謂好與壞,只有在同一產區同一類茶之內互比製作技術,才能客觀。

有關此次茶文化考察,很慶幸有機會在中國人民大學茶道哲學研究所李萍所長相邀,以及獲得湘茶集團(全名「湖南省茶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費心安排接待的機會,第一次到湖南,用學習的心理作觀察,能有機會因不同產品而看到一些文化上的差異。在這篇並不十分深入的文章裡,我只能試著指出某些方向,應該還可以更深入探討,或請先進們指教:

第一個觀察:不同知名度問題:

40多年前在臺灣的高中地理課本裡,曾讀到洞庭湖盆地有武陵山的石門茶、雪峰山的安化茶。因為只有粗略敘述,卻能反映出茶葉在這裡本是傳統重要產業。這次考察行程,由於接待單位的用心,頭幾天都是在武陵山、雪峰山一帶,探訪各地主要茶廠。

近卅年間,大陸其他歷史知名茶區的各類茶葉產品,不斷輪流風行於市。隔海在臺灣可以明顯感受到,依序如雲南普洱茶、杭州龍井茶、武夷山金駿眉、正山小種、大紅袍,然後是各地紅茶、白茶…等。前數種地方特色茶曾經炒作到天價,形成許多畸形現象(譬如作假、做舊、冒充牟爆利等),即使到目前,仍有特別年份的普洱茶,仍非常高價。可是,站在歷史名茶角度看,筆者一直私下有這樣的思考:為何湖南所產茶葉產品[2],至今沒有較高知名度和較高價格?

這次有機會與湘茶集團董事長周重旺先生面對面討論,聽取他的介紹後,我終於體認到,正因為過去這些年湖南茶葉價格未過度抬高,讓湘茶集團有整合全體的機會,也讓整個湘茶產業能夠穩步健康向前發展,對湘茶產業未來在市場上的長期總體戰,奠定了良好基礎,知名度提高是遲早的問題。筆者提到這個觀點,周董事長當場認同。

其次:不同茶葉產品

茶葉是高經濟作物,歷史證明,茶葉更有國家戰略性價值。因此,就整個國家而言,茶葉具有多樣性產品,是好現象。

在白沙溪茶廠座談中,與會代表提到湖南黑茶在歷史上邊銷到西北地區,不僅有經濟性意義,甚至還有政治性意義。這是由於黑茶對消解體內「三高」的效果,以及茶性溫和有關,是肉食為主的西北高緯度寒帶居民的重要生命之泉。

我在會中回應,20世紀60~80年代臺灣大量銷往中東和北非的綠茶,具有同樣價值。綠茶同樣有解三高效果,微寒性,再由於含有豐富的葉綠素,成為低緯度沙漠國家特別需要的飲品。在百尼茶庵座談會中,針對該地區以紅茶為主產品,筆者建議要有綠茶和其他多樣化產品進行研發,對於未來市場競爭力,會有幫助。所有的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

第三:不同民風

中國地大物博,茶葉產品特別多樣化,正好反映了各產地鄉土民情有極大的不同。做工比較精細的綠茶或半醱酵茶產區,和比較粗放的茶葉產區,民風和文化背景有強烈對比。

卅多年前一次在美國紐約舉行的國際茶葉學術會議,最後結論指出,綠茶對人體大腸中的癌細胞有明顯抑制作用;十餘年前,臺灣大學醫學院一位教授,拜訪新竹縣關西鎮羅氏家族經營的台灣紅茶股份有限公司,提到他調研台灣多個人口均齡較高的鄉鎮,發現關西等幾個鄉鎮民眾長期慣於喝茶梗茶,因這些鄉鎮曾以茶葉以外銷為主,家家戶戶挑茶梗,茶葉賣出,茶梗自己用,成為習慣。又,數年前日本發表研究,長期喝紅茶對心血管有幫助;臺灣成功大學醫學院發現,長期喝茶的人,平均骨質密度較高…。無數研究證實不同茶葉對人體有不同的好處。

茶葉可細分成黑、紅、白、綠、青、黃六色茶,有不同的歷史傳統特色主流產區,做針對性的各種飲茶習慣、民風,甚至包括生活水準、居民健康狀態、茶器相關的工藝美術…等等,進行詳細比較考察,應該可以獲得豐富內容。可惜筆者受限於諸多條件,無法做此研究。相信應該有些學者專家會注意到這一點,加以深入探討。

第四:不同勞動力

因為茶葉產品的不同醱酵度,有不同的工法,在勞動力投入方面也有很大的不同程度。

綠茶與白茶,在粗放者可以機器採製,節省大量製作成本,生產普及民間的廉價綠茶,而為了改善茶葉賣相,需要相當多剔除茶梗的挑茶人工。在精細者,則號稱一斤茶有數萬根茶芽,需要大量採茶人力,人工與原料成本大增。

半醱酵的青茶、黃茶與全醱酵的紅茶,都有粗茶與精細茶葉產品,人力投入與前二者相仿之外,在製作工法上還多了許多醱酵技術。不同類產品需要的醱酵技術門檻高度不同。一般人認為臺灣的半醱酵茶(包種茶與烏龍茶)特別香,它的技術門檻也特別高。

這次考察茶湖南黑茶發現,黑茶也有許多生產難度。一方面是金花的培養需要特殊環境;另一方面是傳統邊銷茶千兩茶的製作難度。後者仍有許多人工技術難以機器取代。普洱茶在「大躍進」時期用機器壓製的鐵餅,無法被香港消費者接受,可說是機器取代人力的失敗例子。

由於需要密集人力加工,相應產生了許多必要的工具與材料,又必然衍生出一套或多套產業鏈,所以又可能產生許多不同附加產業、包圍著茶葉生產而形成的多重文化內容。

第五:不同市場

前文提及,傳統而言,黑茶主銷西北、綠茶主銷中東與北非。再擴大範圍來看,日本茶道中的抹茶主要是綠茶,英國立頓以紅茶為主…。可以說,長期而言每一種茶都有各自的主要銷售市場與方向,而且都受到不同文化與歷史因素的影響。

在討論會上有人提及,原以邊銷為主的安化黑茶和週邊的其他產品,近數十年間國內消費者未有較多了解,影響消費意願,所以銷售數量沒那麼普遍。這是可以理解的狀況。即使在範圍不大的台灣島上,南北民眾對於茶葉的口味習慣都有不同。十年前,筆者贈一盒自認在臺灣品質一流的輕醱酵包種茶給富陽市(現改劃為杭州市富陽區)政界朋友,他的反應卻是「我還是習慣本地的龍井茶」。對這些不同消費文化和習慣的差異性,就行銷茶葉產品而言,不能不加以認真了解。

然而,國內民眾日益重視各類茶葉對健康有不同的好處,甚至如前述包括茶梗都是有益的,不會因為價格高低而有差別(衛生條件除外)。筆者相信,既然同屬黑茶系列的普洱茶,都已經被當今非常多人接受的例子來看,安化黑茶若能加強宣傳,促進社會大眾充分認識安化黑茶對健康的好處,並積極設法讓大眾明白它擁有良好衛生的生產環境,逐漸提高對國內的銷售量,應該是指日可待。

此次考察過程中,諸位學者專家們都紛紛提出各種建言,如史實、軼聞故事的宣傳運用,或從中小學教育著手,或重視不同客層對不同產品接受度…等各種有益的意見,在這裡不再贅述。

9cf1f090b549028610a539f69b07b92d.jpg

(图:考察组成员罗际鸿老师为益阳茶厂题字留念)

最後,經過這次實地考察,令同行都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學者專家們,更相信湖南省擁有的歷史文化古蹟或觀光名勝,其豐富程度絕不在於其他省份之下,而且絕對有自己獨到的特色;甚至在歷史人物故實方面可運用的元素,更是多不勝舉。

大家共同體認到,湘茶如果能充份運用這種非常好的文化條件。譬如很多人認為是「茶禪一味」發源地的夾山寺特色文化背景,就是其中一例,為好茶打開響亮的知名度,應該是非常有機會的。況且,夾山寺來聖法師提到,近年來陸續辦理禪茶夏令營,本已有推廣禪茶文化之意。不知道是否能在不違禪家本色的情形下,與夾山寺「保持適當距離」的外圍,善加運用這個條件發展湘茶事業?

反過來看,湘茶若能利用本身特色,配合觀光行銷手法打開更高知名度,則兩者之間都可互蒙其利:既能推廣茶葉銷售,又能推展觀光旅遊事業。而後者對於落後地區改善居民生活,與增進收入的扶貧工作,會帶來更多機會。


  
上一篇【第三届论坛发言系列】《天地融入一茶汤——中华茶道中的儒学精神》一书的作者李萍教授对本书的推介
下一篇戴荣里:从湘茶产地差异化谈茶叶品牌文化塑造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