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施海:观乌龙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又识乌龙是在十年前福建泉州上空鸟瞰。当我拉起滑翔伞飞离山体顿觉脚下的一片碧绿很具吸引力,十分养眼,令人向往。当高度降至200米,隐约可见茶农在劳作,茶厂工人在生产,茶叶似乎在向我招手。我们把降落点选择在茶园的边上。一顶草帽、腰挂竹搂、两手臂带白色纱袖套,神态轻快专注,这是乌龙茶园里茶农给我的第一印象,收好伞头,放下伞包,沿着茶香进到茶农家,喝到了一杯青茶。

机缘巧和地遇见了乌龙,从此爱上了乌龙。

7900d9440e934c9bfb356806f9782d6a.gif

 1:贵州独山县影山镇某茶园


为了实地了解乌龙的真貌,我专程到了安溪,一个离泉州60公里路程的小城。一进入安溪地界,“中国茶都”四个字赫然立在眼前,到了庞大无比的茶叶交易市场,一派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景象。一老农跟前放有一袋茶,一客商伸手插进茶叶里,手拿出来时,便开始讲价钱了。交易十分干净利落,令我惊讶无比。接着到旁边茶叶店品茶,茶具十分简单,一个泡茶盘、一盖碗、一个碗、一汤勺,八个品茗杯。盖碗高温冲泡,出汤至碗里,用汤勺分到每个小品茗杯中品饮。分三口喝干,三秒钟后,小杯干干的有温度,且杯内壁有浓郁的香气,店主说,这叫杯底香,旁边的茶客说这叫音韵,我说这叫倾心。

说到这怡人的倾心,我又忆起了往日的一段时光。90年代末,21世纪初,我与友人一道初观乌龙,情境历历在目。

那时候,我还是名中学生,每天骑自行车上学。一天,途经一店名为“茶缘听涛”的台湾茶馆,我被茶馆内飘来的茶香、精致的装饰以及各式的茶具深深的吸引了,止住了回家的步伐。

喝到的第一杯台湾乌龙茶产地是杉林溪。相当有品质,至今每每饮到那款茶,我心中依然泛起“初恋”的感觉。

接着是冻顶茶,这可谓是台湾茶的标配。它以青心乌龙为原料,又名软枝乌龙,色绿香高,由福建引入台湾,后在台湾生根发芽。

b0e796f3cdbf248d468aa22b557a34bf.gif


2:台湾高冷茶,这是我喝过最好的台湾茶,产自梨山


然后依次品尝了其他有代表性的台湾茶,如阿里山、金萱、梨山、福寿山等茶类,特别值得一说的是两个较有特色的台湾乌龙。文山包种是台湾乌龙茶中发酵最轻的,相当有特点,香气细长,花香持久。东方美人,更是特别,茶的鲜叶在生长过程中经夏日的小蝉虫叮咬后残留的唾液形成独特芳香物质,它的茶叶产品有多重颜色,加工工艺也十分讲究。

初观也好又识也罢,乌龙总给人清心倾逸之韵味。

铁观音,经绿叶红镶边一路走来,其季节里的“密码”为春水、秋香、冬润,然风味又存正味、消青、拖酸。其韵仿佛如生活,平淡中有超脱,然台湾乌龙更有那一份山中灵气,你能喝出什么呢?喝海拔,从阿里山起步经梨山直上福寿山,海拔差上千米,大有壁立千仞之气势。不过它常以温婉示人,总给人带来鸟鸣山幽、空谷睛阴之境。此时如若再配上些茶点会更惬意,最好是凤梨酥!

观乌龙,逸清心。青茶,六大类茶之一,半发酵,在其萎摇炒揉烘里是否留有一份和中之境!

介于红、绿之间留下的是什么呢?一半浅喜,一半深爱……

 


分享本文:
  
上一篇杨洁:关于中国茶道的思考
下一篇李萍:何谓民营企业家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