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绿宝石品牌创立者之后人眼中的贵州茶今昔————电话访谈牟小玲女士录音文字整理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时间:2018814

地点:贵州省植物园内某茶室

受访者:牟小玲(现代贵州茶业的重要奠基者----牟应书先生之长女)

采访人:李萍

 8d63b6377bbb394767288f32126c305c.jpg

(牟小玲女士,图片整理源自网络)


绿宝石品牌创立者之后人眼中的贵州茶今昔

——电话访谈牟小玲女士录音文字整理(上)



李萍牟大姐,您好!很高兴有机会向您请教!原本打算跟施海老弟一道去看望您父亲,但因他老人家最近身体不好,没有去成,非常遗憾。想了解一下您父亲学茶的经历、从事茶业工作的一些事情。

 

牟大姐:我父亲家里很穷,小学读完后,本来回家务农,但他的一位老师告诉他有一所新成立的农校,他就去报名了。农校有茶叶界的专家云集在那里,比如有张天福、李联标这些大师。他们说应该为当地政府做一些贡献,因为他们是随浙江大学迁到湄潭,非常支持当地政府的工作,他们就说要为当地培养一些人才。我们贵州直到今天实际上茶叶专业方面的技术人才都是非常匮乏的,那个时候更不用说了,那个时候更缺。当时他们就办了一个中专,一个职业中专,一个学茶、一个学蚕。

我父亲祖籍在遵义绥阳,我的爷爷奶奶在很早的时候就到了湄潭,七岁就把我父亲带到湄潭,所以湄潭是他的第二故乡。当时见到李联标先生的时候,我父亲才13岁,他是1928年出生的。他已经考上了湄中,已经到了初中。当时因为李联标先生跟我父亲住在一条街上,我奶奶做面条需要面,就是很有名的空心面,他也是因为买面看到我们那时的家庭非常贫穷。当时看到我父亲非常的好学也比较的聪明,就说你干脆来上这个学,还有几斗米的补助,你来学茶就补助你三斗米。我父亲就从湄中退学了以后转了过来,报了茶学班。当时李联标先生是我父亲的班主任,李联标先生在我们中国茶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他是中国十大茶人之一。他是一个留美的博士,是中茶所的一个副所长,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专家,是我们国家的科学家了。我们现在的务川大茶树(大树茶),都是他去考证的。

 

李老师:那个时候就发现了务川大树茶?

 

牟大姐:对,就是他去考证的。他是班主任,当时请了茶科所、湄潭茶厂的人。当时国民党执政称之为中央茶厂,是湄潭茶厂的前身,请那里的老师来任课,我父亲在那里学习。毕业后就进入到湄潭茶厂工作,他学习非常好,班上第一名。当时湄潭茶厂的厂长是一个林学的专家,我父亲第一天毕业,第二天就背包到了湄潭茶厂。

 

李老师:当时湄潭茶厂是国营茶厂吗?

 

牟大姐:对,湄潭茶厂解放以前一直都是国营的。它是中央实验厂,后来的湄潭茶厂一直都是省管的,贵州省农业厅省管的五个茶厂之一。我父亲去了以后,就一直在那里,给朱厂长手下当助手。因为他是林学专家,有关嫁接、梧桐的繁殖等等。所以在他手下工作,我父亲也学会了茶树品种的栽培、管理、规划等等知识。

 

李老师:那您父亲是师出名门啊。

 

牟大姐:对,跟着的都是名人。一位是中国的茶界的专家;一位是林学家,都是国家的顶尖级的人物。解放以后湄潭茶厂改为桐茶实验室。

 

李老师:是不是油桐的桐?

 

牟大姐:对。当时桐树的量比较少,主要是以茶为主。他们当时搞那个,朱厂长是搞千年桐的繁殖,无性繁殖,就是搞这些科研。我父亲在解放以前一直在那里,他们是勤学苦练,白天学习,有时候晚上他们会到湄潭茶厂搞实验、实操。当时最先学习的就是湄潭翠芽,当年是(因为)浙江大学老师到了湄潭以后,太想念家乡的西湖龙井了,又喝不到西湖龙井,就采湄潭的蚕茶做西湖龙井。当时给那个茶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湄潭龙井。我们定期的有学员学制湄潭龙井,解放以前就是他上学的时候。解放以后,当时的周省长有一次到了湄潭,他说湄潭山清水秀这么漂亮,我们为什么要打它西湖龙井的名字?我们起了一个湄江茶(的名字),所以1954还是1955的时候,就改成了湄江茶。我父亲从1954年、解放以后主要从事技术的工作,他既是领导干部又是技术人员,他就开始湄潭茶厂打鼓坡的改造,就是现在湄江河边的改造,现在叫做象山,整个茶山茶园的改造。当时茶叶是统筹统销,因为是国营企业,那个茶叶非常的紧缺,买一斤茶叶都需要签字。

 

李老师:那个时候主要是出口。

 

牟大姐:我们那个时候需要出口换外汇。国家统购统销,所以那个时候要扩大生产,就踩点,我父亲他们就在现在的万亩茶海找到了这一片,这一片是丘陵地带,非常适合种茶。就立项,周省长就去考察,他说我要在这里建天下第一茶。后面我父亲作为那一边的开荒队,率领一帮人马,52年开始征地,54年开始住厂里面,55年开始人工开荒,当时叫开荒种茶。一直到后面的几千亩,他在那里当了几十年的厂长。他82年调离茶厂到省农业厅,主管全省的农业技术工作,还曾在工商公司任总经理,主管全省的茶、农业局下面的所有茶叶企业的技术工作。文化大革命以后恢复了职称的评定,他是第一批高级农艺师。

 

李老师:也是贵州当时唯一的农艺师吗?

 

牟大姐:当时是最早的,连茶科所的所长都没有评到,整个茶行业就是他一个人。当时很严的,高级茶艺师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所以后来出一本书,上面把他职称搞掉了,他非常的气但是没有说。他搞了一辈子的技术对这个特别的在意,因为他是技术的干部,还有他又是领导干部,他一直当行政领导、当厂长。

    所以他后来到农业厅以后还是主管全省的茶叶。比如现在的很多茶厂都是通过立项搞技术指导建起来的大型茶厂。他一辈子一直干到1991年退休,退休以后又受聘到梵净山去做技术指导。在那边搞了三年,搞到94年,给他们开发出梵净雪峰、梵净翠峰这些高端产品,名字都是我父亲起的。他和我弟弟当了三年的技术指导,所以在他手里面开发了很多。他以前是名茶评委会的主任,我们西南的茶,那个时候以前总得不到奖,为什么?我们没有话语权。全国的专家评审的时候,老是觉得我们贵州茶太浓了、苦涩,老是评不到。后来我父亲写了一篇文章叫做《香山论茶》,他据理力争,他问内含物质丰富多好还是少好?高山茶内含物质丰富,所以品质好、协调性也好。我的是山科茶,你也是山科茶,你怎么用你们的标准评判我们的产品?那个时候就得到一个国家的奖。那个时候开始,专家就从观念上扭转对贵州茶的认识。

 

李老师:第一次得奖是哪一年?

 

牟大姐:八几年。我父亲到了农业厅以后,当时好像是铜仁或者哪个地方的茶得奖了。我父亲有一个《香山论茶》,我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具体茶的名字。到后面他一直干到94年在梵净山。梵净山的技术完了以后,他觉得还是不行,因为他搞了一辈子的茶,他说他在国家的国营企业没有实现他的梦想,还有去给人家搞技术指导没有实现他的梦想。他说他的梦想没有实现,他有很大的愿望,他觉得贵州茶这么好,品质这么好、原料这么好,没有一个像样的产品展示它,他就想要把贵州茶最好的品质通过这个产品展示出来,但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产品。所以我父亲梦寐以求,他说我一定要用贵州茶的多叶的原料、优质的原料,创制出一个什么品牌或者产品,让它走出贵州,代表贵州茶优良的品质走出贵州,所以这个一直是我父亲的梦想。

他在铜仁地区,对铜仁贡献很大,当时拍了一个片子,叫做《梵净茶园》,就是拍他那几年在那边怎么工作的,后来那个片子找不到了,在中央台和好多台都播过,大概在94年的时候。还有铜仁地区专门给他发了一个科技扶贫的贡献奖,给他发了5000块的奖金,我父亲马上把这5000块钱的奖金送给希望工程了。他培训了很多人,为他们培训技术人员。所以他现在有很多铜仁地区、遵义地区、湄潭茶厂的学生。还有他在55年的时候,曾经到过石阡,去做当时出口红茶。他们上一次电视台的采访,我父亲就讲述那个历史,他说教他们做红茶。所以他走到哪里就把技术带到哪里,走到哪里都在传播茶知识。因为他一辈子做茶,我父亲真的是一个文化人,他是有文化的技术干部,不是像其他的(干部)。比如说我南下的,我是农民出生,我当了很多年的官但是没有文化,我父亲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又是搞技术又是搞行政的,那个贡献不得了,所以为国家开发了很多名茶。

我父亲说不行,我要成立一个家庭公司,我要带着你们兄弟姊妹几个为贵州茶做一点贡献。当时其实我们几个兄弟姊妹的工作都很好,我最小的弟弟在农业厅。94年的时候他才32岁,是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常委副书记,那个时候让他在下面扶贫都准备提拔和培养他了。我父亲说不行,我们就做茶。所以我弟弟首先下海从农业厅出来了。我大弟弟牟春林就是现在贵茶当技术总工的那个。

 

李老师:就是贵茶集团吗?

 

牟大姐:贵茶集团,后来我弟弟到了贵茶集团,现在给他们当技术总工。


  
上一篇与旅日茶文化研究者柯一薰女士面谈(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