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呼庆法:留守母亲的温暖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编者按:今天推送的是呼庆法先生的散文“留守母亲的温暖”,该作品在2017年度“我与茶道”征文比赛中获得了鼓励奖。


呼庆法


两年前,父亲去世后,老家就剩母亲一个人了。

我们弟兄三个,我和二弟在县城购置了房产,三弟在郑州工作,平时由于工作忙,回老家看望母亲,都是匆忙相见,还没共话桑麻,就得离别。

母亲一生要强,喜欢安静,每次把母亲接来同住,还没住几天,母亲就开始找寻回去的理由:

“养的鸡好几天都没喂了,也不知鸡笼里有没有吃食,有没有水喝了”母亲说。

“没事,星期天我回去一趟,喂喂鸡。”我看着母亲说。

母亲停顿了会,又说:“这几天雨水旺,菜地的豆角、南瓜都该摘了,再不摘就老了。”

“没事,星期天我回去把菜也一起摘了”母亲看了我一下,沉默了。

为了留住母亲,我就对母亲的唠叨见招拆招。

只到母亲瞅准机会,趁我们上班、儿子上学的空档,偷偷收拾行囊,自个坐车回了老家。

中午回家见母亲不在,打电话回去:“娘,你逃跑了!”

母亲在电话那头哧哧的笑:“我逃跑啥,我就回来看看鸡,种种菜。这几天地里长了好多草呢,你旺生叔家在菜地喷了灭虫剂,把很多虫子都赶到咱家菜地偷菜吃,捉了那么多呢!”

话语里,母亲显的有几分自豪。

其实我知道母亲不愿意和我们同住,是怕她的生活习惯搅动了我们的生活。

比如刷牙,母亲隔三差五才刷一次,我告诉母亲要早晚刷牙。

母亲说:“老了,牙根松动,刷的勤了,就容易掉。”

再比如洗澡,母亲说:“洗的勤了,头发就没营养了,容易白;皮肤上的油都冲跑了,容易干。”

母亲看我无话了,就会象小孩一样露出嘻嘻的笑。

母亲这几年血糖、血压有些高,几乎天天都需要吃药。

最近媳妇迷恋上了养生,这天买回来一盒黑茶。我问媳妇发的那门子神经,“铁观音”泡的好好的,咋要换口味呢。

媳妇说:“现在都流行喝黑茶,保健养生,降血糖、降血脂。正好把娘接过来,调理调理,喝几个月就好啦。”

“没听说,泡泡茶就治病了?”

媳妇好像要印证给我看,第二天就蹿回老家,把娘给鼓捣过来了。

娘一来,我就偷偷告诉她:“这茶贵着呢,是专降血糖保健的,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我内痔排便困难,喝了几天,现在好多了。”

娘将信将疑,开始喝上了黑茶,以前娘一喝茶,就会入睡困难,喝了黑茶,娘说睡眠还是那样好。

呵,娘还真认真上了,每天饭前饭后,没事就开始用电茶壶煮茶喝。

那天吃饭,娘告诉我这茶管用,说前几天舌苔厚,不想吃饭,现在有食欲了。

我和媳妇相视笑笑,说:“长期喝才显效呢,得坚持。”

娘喝了十几天,还真有些迷恋了。这天早上,我还在梦乡,娘忽然咚咚来敲门,我问娘啥事。

“我都等你老半天了,快起来,茶叶该换了,我要煮茶喝”娘催促着。

娘又住了几天,又开始唠叨了,鸡好久没回去喂了,菜地肯定又长草了。

娘说:“要不你把那茶给我切一块,我回去自己煮煮喝。”

媳妇说:“哪茶壶是专用壶,买盒茶才送一个壶,你回去用水煮就不显效了。”

娘踌躇地看着我,我说:“那茶就是专门给你调理喝的,那么贵,你回去就放过保质期了,再说你回去不就喂喂鸡,种种菜啊,星期天我回去就行啦。”

娘看着我犹豫了一会说:“那你星期天可得保证回去啊!”

我点点头。

娘说:“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娘转身愉快的煮茶去了。                 

 

作者简介

 呼庆法,男,1975年生,河南安阳林州人,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有诗歌、小小说、故事300余篇刊发于《中国矿业报》、《中国安全生产报》、《中国煤炭报》、《检察日报》、《海南日报》、《内蒙古日报》、《做人与处事》、《草地》、《吐鲁番》、《剑南文学》、《领导科学》、《小小说大世界》、《金山》、《微型小说月报》、《小说月刊》、《新智慧故事精》等100余家报刊杂志上。


  
上一篇西北平原:茶道之外说茶香
下一篇杨安民:象窝茶韵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