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巴陵:梅山腹地的茶马古道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编者按:今天推送的是八方另(笔名为巴陵)先生的散文“梅山腹地的茶马古道”,该作品在2017年度“我与茶道”征文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


世界闻名的茶马古道在湖南也有一部分,大部分人叫它湖南茶马古道,是砖茶之路、海上茶叶之路的起点或起始部分之一。湖南的茶马古道应该由很多段组成。最有名最具代表性的是这四段,即新化—安化的梅山腹地茶马古道、羊角峒—聂市的峒茶茶马古道、平江—浏阳的红茶茶马古道、津市-石门泥沙—鹤峰—渔阳关的红茶茶马古道。

梅山腹地的茶马古道发源于梅山腹地的安化与新化两个县境内,一直向外延伸,途径涟源、冷水江、隆回、溆浦、桃江、益阳,辐射到宁乡、湘阴、长沙、湘潭等地,是湖南茶马古道中辐射区域面积最广、留存时间最远、青石板路里程最长的茶马古道。

梅山腹地的茶马古道并非全部是旱道,它是由水道及水道沿岸交替的驿道与陆路三部分组成。水道及水道沿岸交替的驿道是水陆兼用的茶马古道,根据采茶时节的具体天气、雨水、运输成本等情况来决定选择茶叶运输的道路和交通工具,这种茶马古道的季节性、气候性比较明显。纯陆上旱道的茶马古道则不受天气和雨雪等情况的影响,也不受季节性等情况影响,一年四季都有肩挑手提车推的运茶客和茶商行走其上,常年有茶香飘荡,十分繁荣。

在宋神宗熙宁三年之前,大梅山地区还是一块不属中央政权管服的区域,即国中之国,只能依靠资江河这条大动脉与外界连通,资江河又是大梅山地区凭仗的天险,因为它有八十一座险滩,从外界很难轻易进入梅山地区。无论是盐巴输入大梅山还是大梅山的茶叶输出都要在资江上飘荡数日才能到达需求者的手中。

资江发源于宝庆的武冈、城步等山岭,沿着毛河而下,到冷水江、新化、安化及益阳的山河,再由益阳到湘阴、长沙的平河。河流有自己的季节性,特别是汛期不稳定,来时洪水滔天,不方便行船。茶叶是不能受潮的物资,更无法在沿岸囤积和储存,只能快速运离梅山。

在宋代朝廷开发大梅山之前,大梅山的茶叶全依仗资江上的木排和竹筏来运输出境,梅山山民把砍下来的木材或者竹子用缆绳扎成一页一页的木排或者竹排拴在河道拐弯处或者浅滩处,等春雨来临时,山溪水下来,河道涨起了洪水,才把木排或者竹排牵引入浅水之中,再把一篓一篓的茶叶搬到排上一字儿排开摆成一片,给竹篓盖上盖子,用缆绳把每个竹篓串起来不易单个脱落掉进水里,再把串联的竹篓捆绑在排头,不会因为河水的汹涌澎湃而把竹篓抛起来滚下水里。

放排是一种极其高危险的重体力职业和活计,更是梅山山民的一种主要兼职和谋生技能。大梅山的男人们在成年之后必须掌握的第一门手艺就是放排,也就是说那怕他们其他任何手艺都不会都行,放排是无论如何必须学会的,就像握锄头把一样,与生俱来的职业。放排不考虑操作者的人品和他过去的历史成分以及他的人生污点,只要有胆量能够稳立排头不晕排,有力气能够与洪水抗争保持排不被礁石打烂,再加上一点点的头脑灵光能够到终点进行交易数得清钱就行,就可以轻松自然的驾驶一页页木排或者一页页竹排在洪水上行驶,往来大山与集市之间。

放排的人喜欢成群结队的行走,他们在旅途中相互有个照应,停靠、住宿、吃饭可以聚在一起。在春雨下了一整夜之后,他们清早就会很早起床,母亲或者妻子为他准备了好酒好肉,他就放开肚子吃饱早饭,背起母亲或者妻子准备的干粮,驾驶着木排或者竹排,挥起竹篙行驶于洪水之上,就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很有男子汉的气概很神韵,也是很多女人为此着迷的地方及娶靓妻生好崽的资本。排撑到了河面宽敞的平流河段,一页页的木排或者竹排散开,有次序的由远而近,延绵几里甚至十几里,那气势非常的恢弘、壮观,那阵势绝不亚于三国时期赤壁之战的曹操船队和郑和下西洋的舰队。

大梅山的茶叶通过溪流上的木排和竹排运往资江,那连绵不断的木排和竹排在资江沿岸的乡镇港湾、码头停下来,它们停靠在江岸边一字儿排开,最鼎盛的时候可以排几十里,有的时候以为是曹操的连营驻扎在此。到了资江,再转运到六十吨以下的货船上,上游虽然不能通大的船只,险滩又多,但是装十几吨二十吨的货船还是可以通航的,特别是从上游顺流而下,还是比较简单的。

在清代洋务运动兴起之后,张之洞在汉阳办钢铁厂、兵工厂,梅山人把大梅山的烟煤运到武汉去卖给钢铁厂,从而发明了毛板船,在上游山河的武冈、城步砍松树锯成两寸厚的木板,木板不用加工和刨光,直接用码钉把毛板钉起来作成船只,虽然没有普通船只那么结实、漂亮,它们只要保证能够把大梅山的煤炭运到汉口即可,就是毛板船在资江的险滩处遇到礁石,被礁石打坏、打烂,运煤的老板损失比租船运的损失要小得多。并且毛板船的生产速度快,可以大批量的生产。资江上有了毛板船之后,大梅山的茶叶不再单独用货船来运输走出大梅山,还是把茶叶用大箩筐即筲子装起来,放在煤炭上面,排成一排或者码两三层,让它不容易与水接触,即使毛板船被礁石打坏,茶叶篓也会漂浮水面,会被险滩下游两岸的打捞浮财的人捞起,晒干继续运往下游。

大梅山的茶叶在离开茶农之手后就要进行交易,由商贩来购买、竞价、运输、出售。梅山最早的茶叶交易地点有两个,一是在资江中游即现在的安化境内的搏艺场,朝廷派来的官商或者各地私商从外地运来盐巴及生活物资与梅山山民进行交易,以物易物的方式从梅山山民手里换取茶叶,大量收购和兑换梅山的茶叶运往益阳、长沙以及可以进行茶马交易的地方;二是在南方的商贸交易集中地襄阳,在《唐国史补》一书中有多处记载。

在宋神宗建立安化县、新化县之后,大梅山的茶叶交易地点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是资江上游的白溪至荣华一线沿岸,茶叶从各乡镇集中到这里,进行交易之后准备转道长沙运往西北贩卖;二是茶马专道和黄沙溪上游的茶叶全部运到黄沙溪来进行交易,之后选择是沿麻溪运到资江还是转茶马专道陆路运往梅城转长沙去西北;三是通过旱道直接运往长沙,路径主要是宝安益大道及连接宝安益大道的蓝田至新化段、新化至梅城段、新化至湘黔古道段及茶马专道段和梅城至长沙的三十九铺段,他们靠人力、蓄力、车马运输到长沙,再在长沙进行交易,转运西北;四是通过隆回、湘乡等地运出去的茶叶,他们直接运到湘潭,在湘潭进行交易,也包括通过资江运出来的茶叶,不再在湘阴和岳阳进行交易,还是在湘潭的茶市直接进行交易,再运往西北贩卖。

宋代时期,茶马交易在西北边疆地区非常盛行,已经成为一大现象,朝廷为了方便管理和巩固边防,还在西北、西南等地成立了专门经营和管理茶马交易的茶马司,要求他们来督办茶叶的采摘、制作、运输、征税、茶叶与马匹的交易、马匹管理等事务。

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到唐代开始,南方极其普通的茶叶已经不再是完全的民用物资或者老百姓的普通生活物资,还是国家的军用物资和军需物资,最起码可以说是军用物资的储备形式。到了宋代,南方的茶叶已经完全转化成为战备物资,是宋代朝廷从西北等购买战马的硬通货,也是国家严格控制的国有物资。北宋的边疆长期受到周边游牧部落和小国的骚扰,战马成了最紧缺的军需物资。换取游牧民族的战马最好的货币是南方的茶叶,北宋朝廷面对大梅山腹地这块庞大的野生天然茶园,它们不需要栽种和栽培,只要农民采摘和收割就有无数的茶叶源源不断的输送出来。这是北宋朝廷多少谋臣力士在窥视、在思考了很久的“肥肉”和英雄有用武之地的途径。

宋神宗开发大梅山的目的很明确,在他的眼里最看重的当然是大梅山的茶叶,这是国家的战略物资。如果纯靠在博艺场的原始物物交换,还不足以完全吸收大梅山的所有茶叶,大梅山的茶园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开发和利用,制造出最多的茶叶。北宋朝廷为了捞取大梅山这笔强大的军需物资,他们不惜动用武力和军队掠夺大梅山腹地的这块茶园。宋神宗动用上十万人的军队先是进攻大梅山地区,朝廷开拓大梅山,如果完全从水路资江进军,那是无法攻破梅山的,开始是采取从边缘进攻和包围的形式,像先在邵阳武冈等地进行攻击,再在邵阳进入新化的边界进行攻击。然后是围剿大梅山区域,想困死大梅山的土著。残酷的战争没有让梅山土著人屈服,北宋朝廷也没有夺取到他们想要的茶园和茶叶,却造成了对峙的僵持状态。

北宋朝廷为了改变这种形式,不想继续再打下去,早点搞到大梅山地区的茶叶为上策。宋神宗集中了朝廷大臣们的智慧,觉得边疆地区还在战事不断,不应该把精力消耗在自己领土上,最好的方法是采取安抚政策,让其俯首称臣,自愿主动的交出茶叶资源。宋神宗就派湖南转运使范子奇、湖南转运副使蔡煜主张变瑶为汉和让其臣属、实行怀柔政策和郡县制。

经略湖南北察访使章惇与湖南转运副使蔡煜、潭州知州潘夙、潭州判官乔执中、邵州判官郭祥正等具体执行的官员在了解梅山区域的文化情况后。他们知道要想真正意义的征服大梅山,必须深入大梅山腹地擒住梅山峒蛮的峒主才能搞定梅山。他们使用梅山周边佛教高僧的影响力去感召梅山土著,由佛教高僧去前期探道,得到梅山首领的同意之后,再进入梅山地区,实行发放缗钱、开劈道路、发展交通、建邑置县等措施。梅山土著看到朝廷的真诚和实意及官员的实际行动,并且认识到他们确实为梅山地区做了很多贡献,梅山土著才不再充满敌意。所以在和谈的时候,朝廷的代表进入了新化的石槽山等地,并留下了不少诗篇和史料。梅山土著也终于接纳了这些朝廷官员,也终于有了朝廷统治的安化县、新化县等行政区域。

大梅山在北宋朝廷建立了几个县级行政区域之后,大梅山已经属于北宋朝廷的政治版图,茶叶就是宋代朝廷的私有财产而已,采摘、收购、交易都不需要向其他的个人和团体报告。可以命令地方官员加紧采购,目的就是要采摘完每一片鲜叶。茶叶从大梅山采摘、制作之后,需要运出大梅山,不止想走水路,还想通过陆路也能够运输。朝廷督促地方官员通邮置铺,在湖南境内修筑了最长的宝安益大道,由宝庆(邵阳)经安化到益阳,全程五百里,从宝庆府城到蓝田(涟源)一百四十里,蓝田到梅城(安化)一百二十里,梅城到大福九十里,大福到益阳一百五十里。在这条道路上,还增加了一些延长线和辅助线,也就是从蓝田连接到新化县城上梅,新化县城上梅连接到安化县城梅城,新化县城上梅又连接了湘黔古道。

宝安益大道的两头连接着邵阳和益阳这些早就在王权统治下的县域,如果新化、安化两县不服管治,可以从邵阳、益阳两个地方同时进军,并有驿站、铺店、市镇等作为朝廷的据点,可以个个击破。也方便把生活物资运入大梅山地区,交换到更多的茶叶,更方便茶叶的运出。

大梅山地区有了宝安益大道,北宋朝廷还是觉得不够。后来又在宝安益大道的基础上新开辟了一条新宝安益大道,由宝庆府城北出经花桥铺、长冲铺、石马铺、新田铺、巨口铺、木山铺、潮水铺、南烟铺、冷水铺至新化,再北折塔山湾、娘家桥、曹家坪、卢家坝、油溪桥、黄柏桥至梅城,再走大福去益阳,全程四百三十里,缩短了七十里。

宝安益大道和新宝安益大道的修建既具有政治性也具有运茶性。宝安益大道和新宝安益大道的两头都连接着邵阳和益阳,而贯穿的地方都是新化和安化两个县。

新化县境内现在的古大道遗存比较多,分古驿道和乡村大道,多为宋神宗之后建立,民国三十一年(1942)统计有二十一条,共一千五百公里。县内主要驿道有四条,宽五尺左右,路面铺石板或者卵石,越岭砌石级阶梯。第一条是宝庆要道,湖南北察访使章惇开梅山经此道进入新化石槽山,并写有《过石槽铺》:“瘴霭潜消瑞气和,梅峰千里沁烟萝。人逢双堠虽云远,路在好山宁厌多?啼鸟丛篁传木杪,瀑泉碎玉激岩阿。欲留征驭迟迟去,公檄催人不奈何。”同治十年《新化县志》载:“石槽村(现属冷水江三尖镇)由木山铺南行经牌头边通石槽之石槽铺。”从县城南到冷水铺、石笋铺、南烟铺、潮水铺、木山铺、石槽铺,通邵阳新邵的中原铺、潮源铺、龙溪铺、牛山铺到邵阳,全程八十五公里。第二条是长沙官道,县城正东过资水经上渡至青峰桥,经桑梓去满竹、下连、龙荡、蛇皮岭抵蓝田,全程五十五公里。第三条是宝安益驿道,县城正东北过下渡的塔山湾渡,去娘家桥、曹家坪、蜈蚣桥、垅山、吉庆岩、油溪桥、塘井边上黄柏界入安化去梅城,全程六十五公里。第四条湘黔大道,县城西门去游家湾,经雷打坳、仰止亭、官庄、北风坳、太平铺、龙通、大湾,去破风溪入笋芽山至溆浦,全程五十六公里,链接了奉家、水车、天门、金凤四个茶叶镇。主要乡村大道有四条,第一条是县城去西经花山,过大洋江渡至游家湾、香炉岩过黄牯坳、渡去油溪、白溪,达十字湾(十茶亭)、又一桥、龚家桥、山溪界去安化浮青铺,经过落安桥至梅城,全程六十五公里。第二条是县城去南经上田、汝溪桥、三板桥、官渡桥、洋溪、乐柏亭、土地垠、烟竹江桥,过清江坪桥入隆回,全程五十公里。第三条是县城去南经梅山田、五里亭、栗子坳、十字路、徐家桥、长铺子、四都、茶园、龙山岭入下源,全程二十八公里。第四条是县城南经五里亭去乌猪岩、接龙桥、化溪、谭家桥、盐池坳去禾青履福桥,至筱溪去柑子园入邵阳,全程四十公里。为了便于行人歇息,驿道设铺,有铺司掌管。总铺在县城,乡村大道每五里或十里置茶亭、伙铺。清代光绪年间新化县有茶亭四百八十八处,县北福溪村茶亭多达二十一处。茶亭义务供茶,经费民筹,部分茶亭置有田产以维持施茶人生计。

古代安化到长沙的邮路有两条,他们的路程和距离完全不一样。我们可以按方位来说,处于南面的称为南线,不要经过桃江和益阳,从梅城直往东走经宁乡、望城就直接到长沙,叫安长大道。按现在的交通路线大概是梅城走G207到驿市村转S311到青山桥转S209到宁乡县城玉潭转G319到望城、长沙;沿途具体的地名和铺大概是梅城县前总铺、茅田铺、山溪铺、石磴铺、清塘铺、小桥铺、驿头铺、高明铺、司徒铺、稠树铺、流沙河、洞冲铺、老粮仓、横市、双凫铺、回龙铺、玉潭、历经铺、夏铎铺、新铺子、白若铺、雷锋镇、溁湾镇、长沙。三十九铺驿道主要是从安化县城(梅城)到长沙有三百九十里,按十华里的距离设置一铺(邮站),沿路共有三十九铺。处于北面的称为北线,走安化梅城出发,经过桃江、益阳、宁乡与南线合一,叫宝安益大道安益段转湘黔大道。按现在的交通路线大概是梅城走G207到马迹塘转S308到益阳转G319到望城、长沙;沿途具体的地名和铺大概是梅城县前总铺、十里牌、清塘铺、仙溪、长塘、泗里河、马迹塘、大柔港、鸬鹚渡、浮邱山、新市渡、罗家铺、益阳、石头铺、宁家铺、山青铺、沧水铺、袁家铺、唐家铺子、浮云铺、衡龙铺、菁华铺、赤土铺、玉潭,与南线合一。

为了茶叶运输的方便,从安化的唐家观开始经江南坪、陈王、洞市、黄花溪进入新化县境内,翻过栗林坳到杉山,翻过杉山坳走七里冲到秧面前,转回龙翻过錾子坳,或者从秧面前走王家台翻过浮青坳到浮青铺,走落安桥到梅城。这条几百里的青石板古道,是一条茶马专道,它的作用就是运输茶叶。陶澍去益阳走陆路,也是走的这条茶马专道。其中的洞市,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如果走茶马专道进入安化后乡片,也是茶叶主产地,这是第一站,新化有三条路进入洞市,在洞市老街就“三道归一”。远近的茶农集中到洞市了解茶叶行情,决定自己的茶叶是继续外运还是在此抛售,可以通过麻溪用竹筏水运进入资江,也可以继续陆运。

而我的老家就在七里冲,在这条茶马专道上,水运可以运往秧面前到圳上再到白溪进入资江;洞市的价格高,就肩挑到洞市;洞市的价格不好,可以走相反方向去梅城。我的外公在海南村,与杉山村挨着,更方便的是有一条可以放竹排和木排的小溪即黄花溪的上游直接通洞市,在采摘茶叶之后,就用火排顺水运往洞市或者沙马坳,在沙马坳换取大米,沿茶马专道肩挑到杉山村转海南村。

    新化的冷水、桑梓、曹家、吉庆、白溪、圳上、荣华、琅塘、西河等地的茶叶,主要通过资江运输,洪水期走资江沿岸的驿道。安化的小淹、边江、江南坪、唐家观、黄沙坪、酉州、乔口、东坪八个茶叶专业镇大部分的茶叶走资江运输出去,枯水期或者洪水期,就走茶马专道到梅城、益阳、长沙。


  
上一篇吴文越:设计茶道哲学研究所LOGO所感受到的中国茶道
下一篇西北平原:茶道之外说茶香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