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将进酒Bar】没有陆羽,世界历史要少一半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备注:本文转载自公号“中国财富帮”,转载时去除原文图片及广告)


这两年的愚人节,都有这样一则“新闻”:美国众议院通过了《陆羽美利坚合众国历史地位认定法案》;美国内政部计划,将陆羽刻在总统山上。新闻自然是假的,但是在笑过之后,其中的内涵却值得深究,难道真的是没有陆羽,就没有美国?实际上,这则愚人节新闻,也不全算空穴来风。因为没有陆羽,世界历史要少一半!没有陆羽,就没有延绵了上千年的东方茶文化。

17世纪30年代中期,荷兰商人就不会把中国的茶叶带到英国。没有英国饮茶风尚,英国人就不会把喝茶的习惯带到北美新大陆。北美新大陆的人民不喝茶,英国政府就不会在北美大陆征收高额的茶叶税。没有苛刻的茶叶税,就没有1773年著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没有波士顿倾茶事件,就没有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不但如此,咱们中国“琴棋书画诗酒茶”的“七雅”怕是要少一“雅”。也许你会说,只不过少了一部《茶经》,中国人饮茶的历史源远流长,上古时期就有了。的确,没有陆羽,我们照样会喝茶。可是,没有了陆羽,我们现在是喝“荼”。在陆羽之前没有“茶”这个字,用“荼”字代“茶”,大家都知道这个传说:“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是陆羽将“荼”字减一画,写成“茶”,意为“人行草木间”。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陆羽(733—804年),唐代复州竟陵人,也就是今天湖北天门市人,字鸿渐,又字季疵。圣人一般都有神奇的出身和坎坷的经历。陆羽便是如此。

陆羽在自传里这样描述自己,“不知何许人,有仲宣、孟阳之貌陋;相如、子云之口吃。”——长得丑,有口吃也就罢了,最关键这一句“不知何许人”,甚是心酸,语气透露“敢问苍天我是谁”的无奈。传说在公元733年的一个深秋,龙盖寺的高僧智积禅师路过一座小石桥,听见桥下有群雁哀鸣之声。智积禅师走近一看,竟然是一群大雁用翅膀在守护着一个男婴。这个男婴便是陆羽。智积禅师抱起小陆羽,看着他冻僵的脸蛋,“你既与我有缘,等你长大了,我要把佛法都教于你,让你继承我的衣钵。”小陆羽渐渐长大,却怎么也不愿意剃度出家。12岁正值叛逆期的陆羽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出家人连最基本的孝道都做不到”为由,离开了龙盖寺。此后, 陆羽在当地戏班子里当过丑角演员, 兼做编剧和作曲,后来还编写了三卷笑话书《谑谈》。后又经竟陵太守李齐物修书推荐,在火门山邹老夫子门下受业7年。

陆羽泡的茶,名和利都不拿一般来讲,上天总是怕有才的人过于寂寞,会安排一个人与之齐名、并称。

有“诗仙”李白则有“诗圣”杜甫;有“酒仙”刘伶则有“酒圣”杜康……陆羽却没有。他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仙”“圣”“神”三字加身,如山峰之巅,遗世独立。茶的世界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陆羽很寂寞。其实,陆羽的才华远不囿于一茶,他博学多能,是著名诗人,又精通音韵、书法、演艺、剧作、史学、地理。只不过,其他方面的成就被他所著《茶经》掩盖了。陆羽自幼就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幼年在龙盖寺时,陆羽为智积师父煮茶, 茶煮得非常好, 以至于陆羽离开龙盖寺后, 智积便不再喝别人为他煮的茶。幼时的这段经历对陆羽的茶事业影响至深, 不仅培养了陆羽的煮茶技术, 更重要的是激发了陆羽对茶的无限兴趣。从火门山邹老夫子门下学成后,陆羽没有像同窗一样求取功名,而是确立了此生志向——游历山川,为茶著经。别以为唐朝那会儿喝的茶和现在的茶一样。陆羽之前的茶水,里面可不只有茶叶,还会出现葱、姜、花椒、八角、桂皮等。“黑暗料理么?加葱、姜、花椒、八角、桂皮,简直画蛇添足,遮盖茶之本味!”发完牢骚,陆羽撂出狠话:“我,陆羽,要制定泡茶的国标,还要写一本茶学百科全书,让子孙万世都可以读到!这本书,一定要牛、要猛、要全!”21岁的陆羽挽起袖子,干了起来。“我不但要收录最全的茶叶品种,也要收录最全的烤茶、选水、煮茗、列具、品饮方法!”“我不但要收录品茶百科,还要整理出茶具的原料、形状、制作工艺,什么都不遗漏!”“我不但要收录茶的源、造、具、饮、地,还要收录茶人的品性、茶的哲思!”为此陆羽开始了对茶的游历考察,一路经义阳、襄阳,往南漳,直到四川巫山,山南道、淮南道、浙西道、浙东道、剑南道都留下了陆羽考察的身影。秋去春来,无数个昼夜过去。终于有一天,陆羽放下笔,完成了这部著作。此时陆羽已47岁,前后共历时26年,才最终完成这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茶的巨作《茶经》。这时,年近半百的陆羽方才露出微笑:“我终于完成了一生的梦想,这才叫不辜负我的时代。

陆羽之后,茶跃诗中细细碾陆羽之后,文人墨客不再以酒独伴,茶也成为必备。

 a1d0f64c96726f7abe7e8a733c27ec5b.jpg

元代 赵原 陆羽烹茶图 

茶与酒,文人标准的文化范式,成为诗作中浑然天成的意象。刘禹锡说“诗情茶助爽,药力酒能宣”,茶是他写诗的神助攻;居易“茶铛酒杓不相离”,用酒驱愁,以茶破睡,茶是白居易的提神必需;李清照说“酒阑更喜团茶苦”,与夫“赌书泼茶”,茶便成了风雅趣味;苏轼小炉煮茶,就连做梦也在喝茶:“梦人以雪水烹小团茶,使美人歌以饮。”嗜茶者很大程度上已经脱离解渴需求。在品鉴茶水的过程中,感受其对价值观、世界观的启发;从茶的属性中实现自我认知的提升,以茶为镜实现自省。为了研究茶道哲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专门进行了茶道哲学研究,在挖掘传统文化过程中揭示中国茶道的精神,在比较视野的关照下,构建独立于他者的中国茶人的信仰世界。

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茶史》辑有《陆羽事迹十一则》,其中一条赫然写有:“陆羽,茶既为癖,酒亦称狂。”茶癖者也有好酒量,懂茶亦懂酒。茶性温, 酒性热。茶有茶道,酒有酒味。在饮茶中享受人生,在饮酒中思索人生。茶七茶八,粗细噪杂,尝百态众生相;酒优酒劣,酸甜苦辣,品世间转眼福。淡茶一杯,随意人生,心态决定幸福的多少;浓酒几盅,伤感落泪,常悔难诉情感的有无。现代人抱怨“品茶时少,酒局时多”,难免少了隐士的素朴清幽。其实不然。小隐隐于茶室,大隐隐于酒家。闲逸潇洒的生活不一定要静心品茗才能体会得到,更高层次隐逸生活是在嘈杂微醺之中,在五谷酿造的醇香中,在酒窖深藏的余味里,亦能找到静喜与恬淡。心中若留一片雪,人生何处不清明。酒后吐真言生活中,有人喜爱觥筹交错,有人偏爱手执香茗。那么,你是偏爱喝茶,还是饮酒?


  
上一篇王维毅:我与潮茶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